高飓风赔付给保险及再保险公司带来巨大财务影响。

  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下称慕再)创立于19世纪80年代,至今已有138年历史。其总部坐落于德国慕尼黑,在全世界150多个国家从事经营寿险和非寿险的直保和再保业务。作为全球最大的再保险公司之一,该公司在全球巨灾风险的承保和管理中起着重要作用。

  根据慕再发布的巨灾风险报告,2017年全球巨灾造成的保险赔付额预计达到1350亿美元,成为历史最高水平。“创历史新高的赔付主要来自Harvey、Irma和Maria三个飓风,粗略估计带来了800-1000亿美金的保险业损失”慕再董事会成员兼管理委员会赫曼(HermannPohlchristoph)在接受界面新闻独家专访时表示。

  赫曼分析道,“大致是三个行业分担了这些损失,粗略估计每个行业承担的损失在300亿美金左右。直保公司的自留额承担了约1/3的损失;非传统业务比如巨灾债券、避险基金、担保基金等承担了约1/3的损失;最后是再保险公司承担了约1/3的损失。”

专访慕尼黑再保险董事会赫曼:高飓风赔付影响巨大

  几百亿美金的经济损失,对一个行业意味着什么呢?“影响是相当巨大的,约300亿美金的损失对于每个行业都是很难承受的,通过现今披露的信息,对很多公司财务状况有了深度影响,大多数公司受影响的是当年利润,也有少部分公司全年利润不足以弥补损失而侵蚀了资本金。”赫曼透露。

  作为全球最大的再保险公司之一,慕再自然难逃三飓风带来的高赔付。幸运的是,高赔付之后慕再依然实现了“微盈利”,也就是说公司资本金没有受到受影响。根据慕再2月初发布的年度财务报告,2017年公司取得3.92亿欧元收益。“慕再去年出做的“税后20亿至24亿欧元”的盈利预测,预计这三场飓风给慕再带来额转分保损失为27亿欧元,除税后约为20亿欧元”,赫曼补充道。

  赫曼表示,研究表明,没法去估算让一个国家经济受益最大的自然灾害保险覆盖率。但与发达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的保险覆盖率明显显示出巨大的保险缺口。在工业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保险损失的比例也相对较低。“然而新兴国家在经济方面更受益于抵御自然灾害的保险。保险有间接损失最小化的效果。更重要的是,保险权益能够直接支持重建,可以让灾难发生时的损失是有限的。”

  正因如此,“呼吁各国政府和保险公司寻找解决办法,以减轻自然灾害损失”是慕再一直在推进的事情。“政府与私营保险公司需要响应号召,找到大幅减少自然巨灾损失的解决方案。政府的做法包括采取充分的损失预防措施,加强建筑监管和实施前瞻性市政规划,而保险公司则设计智能保障概念并开发新产品。”赫曼提议。

  界面新闻了解到,慕再已经开发出了一款这样的创新性产品——OneStorm,这是由慕再新开发的一款数字化并以参数为触发条件的飓风险,可完全按照各保险企业的需求定制,让他们自行决定预设的触发条件和赔付金额,能覆盖尚未发现的热带飓风事件会涉及的所有损失。OneStorm险的客户可定制赔付规则(触发风速、以参保地点为圆心的受保半径)和相应的赔付金额(每个位置的赔付限额为500万美金),赔付则由参数触发,如以参保地点为圆心的受保半径范围内的风速达到某一预设值。赔付金额之后会根据实际损失金额调整,以确保灾后的充分流动性。

  “除了来自保险业的纯商业险外,还存在一些公私合作的不错范例。值得一提的范例包括英国的FloodRe(国有洪灾风险保险共保体),以及美国的国家洪灾保险计划(NFIP)。这些公私合作项目受益于直保人和再保人的风险专业知识和资本实力以及它们的销售以及理赔基础设施。这些解决方案让投保人有更多的保险保障选择,促进洪灾防范,也为更好的风险管理也巩固了基础。”赫曼介绍。

  虽然巨额赔付已经让相应的承保公司当年业绩受到很大影响,但实际上,这些赔付还不足以覆盖去年全球巨灾风险损失的一半。根据慕再的巨灾风险报告,去年全球巨灾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到了3300亿美元,是历史第二高水平,保险业赔付仅占41%。也就是说,全球来看,大部分的巨灾风险仍没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