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保险业的发展是三步走模式,三个阶段为:第一次是1992年中国保险业开放,保险公司进入,这时期是独资为主;第二次是2000年加入WTO组织,合资保险公司进入,第三次是当下的政策支持,规划三年后保险业对外资开放程度达51%,5年后为100%,三步曲以后,中国保险业开放是很全面了。

  今年监管部门重拳整治中短期产品,中国保险业面临新的挑战。”12月10日,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万峰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治理挑战与中国角色”上如此表示。万峰表示,伴随着市场开放,中国保险业还需在以下方面向外资学习。在经营理念方面,学习外资以提供服务为经营理念,在经营产品特色方面,外资保险业产品强调风险管理,为客户提供风险保障,反观中国保险业在此次监管中多受重创;万峰表示,“我们是卖裸单,人家是打组合拳。”应学习给客户提供全面的风险管理。但同时,万峰也指出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保险业仍有自己的特色。民族寿险业牢牢占据着市场,民族占95%,万峰认为,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寿险市场,外资开放会促进整个行业进一步的成熟。

经历“三部曲” ,中国保险业开放将会很全面

  以下是发言实录:万峰:

  这几年我们是三步曲。1992年中国保险业开放,第一次保险公司进入,标志着中国保险业的开放。第二次是2000,WTO,陆陆续续批了很多保险公司。但两次还有不同,1992年是独资,WTO以后,是合资,而且合资股份是有要求的。第三次是最近十八大报告里面讲到的,国家也正式公布了,三年以后我们对外资的开放是51%,5年以后是100%,三步曲以后,中国的保险业开放是很全面的了。对我们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从中不仅提到了很多东西,对中国保险业的发展,某些方面产生了根本性的变革。比如说友邦进入以后,中国的营销模式是主流模式,友邦进入之前是叫做展业,不是对个人客户,是对公客户,这样对中国整个的保险业,今天的发展是改革开放的成果。经过现在2017年,中国保险业大家知道,今年面临巨大的变革,监管部门重拳整治中短期产品,中国保险业面临新的挑战,这个挑战是2017年10月1日,考验的是2018年整个的业务发展的态势。

  改革开放,我们和外资比,有些方面我们需要学习,整个行业需要进一步的成熟,比如说在经营理念上,比如外资公司价格、费率最高,但服务是最好的,我们的中资公司还没有这样,突出的不是卖保险,而是提供服务,这种经营理念,还需要一定的磨合。另外一方面,经营产品的特色,你看我们这次监管部门出台了政策,受到的重创都是国内的,或者保险公司外资公司,受的影响就相对比较少,真正给客户提供的是风险保障,他们灌输的是我们叫做风险管理,国内的公司叫做理财师、财富管理师,他们说我们是风险管理师,理念上的不同带来了销售上的不同。外资保险公司我们叫做主险的附加率,外资公司可以达到5.2%,资公司可能平均起来是零点几,我们是卖裸单,人家是打组合拳。反映出来保险业对客户的风险管理,我们应该给客户一个全面的风险管理,这种裸单比较单一。

  回想改革开放的特色,25年开放,保险业跟国际相比,最大的特色是民族寿险业牢牢占据着市场,民族占了95%,东欧、匈牙利,他们开发是从98年以后,保险、金融业全部开放,我这次考察很吃惊,整个国内的寿险市场都是外资,国内只有一家国营,占的份额只有2%、3%。外资占据着整个的中国市场,寿险公司对国家整体金融安全是有影响的。我觉得这是我们改革开放,但是我们还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我们还是民族寿险占据主要地位。

  我们虽然是开放,我们还具有中国特色,主要服务于国内,这方面占据着主要的地位,多年来,服务实体经济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特别是保险,在整个金融领域的地位,跟欧洲相比,我去的匈牙利、保加利亚等一些国家,他们这方面也跟我们差很多,他们的规模做的不大,服务实体经济方面做的很小,迈开的步子不是很小。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寿险市场,中国迈出去以后,中国寿险市场,会更好,外资开放会促进我们整个行业进一步的成熟。

  未来,我们需要学习改进,开放给我们引进来的理念、方式,对中国的保险业,明确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和路径,都有极大的帮助。我相信,随着未来五年后全民快放,外国公司对中国市场的不断影响,我认为我们会共建一个共同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