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9日,由浦发银行联合主办的“2017年中国资产管理年会”在上海举行。会上,太保寿险资管中心主任赵鹰谈及自己对资产负债管理视角下的保险资金资产配置的看法。

  赵鹰表示,大类资产配置具有两层含义,大类资产配置不仅属于技术问题,实际上也是社会责任问题。从技术层面看,涉及大类资产的预期收益率,以及在预期收益率前提下的权重、技术、工具和模型等问题;从社会责任层面看,则是如何优化资产配置,创造社会价值。
  赵鹰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我们生活在一座小岛上,每年的鱼只有10条,一开始发10张鱼券,后来变成了20张、30张,但是鱼还是10条,其实没有创造价值。如果金融市场不断创造一些不能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衍生产品,不断通过金融嵌套赚取在虚拟市场的资金,最终将会发现鱼没有增加,增加的都是鱼券。”
  赵鹰表示,从保险管理角度看,大类资产配置主要分为三个层次,一是长期的战略资产配置,以三五年为单位;二是战术资产配置,以每年为单位;三是动态资产配置,以两三月为单位。

  提高大类资产配置的核心能力是定价能力。保险资金在大类资产配置上具有诸多约束条件,如投资目标、风险约束即偿付能力的生存率、流动性、再投资等,因此在进行战略资产配置时,只有掌握自身的负债特点以及风险偏好,才能真正做好大类资产配置。进行战略性资产配置,包括对资产负债情况的分析,对风险偏好的选择,以及对战略投资目标的设定等一系列专业流程。
  赵鹰表示,大类资产配置实际上是为保险资金的资产负债管理服务的。整个保险业资产负债管理正在不断演化,以前叫由负债驱动资产的驱动型,这是1.0版。现在是资产和负债之间的互动,这是2.0版。未来是资产和负债之间的联动,这是3.0版。
  “驱动的概念意味着资产配置相对滞后,即当负债端收取保费之后资产管理部门才会考虑怎么配置。现在要做的是,精算师在设计产品和设定产品收益率预估时,资产管理部门就要介入,帮助前者对产品进行定价。3.0版和2.0版的区别在于,要把资产负债联动的机制嵌入到各个部门,变成了一个自主的互动联动机制,而不仅是通过外面的推动,相当于3.0版和2.0版最大的区别就是内化,把它变成一个内在驱动。”

  保险资金积极推进支农支小融资业务试点,利用保险业务协同优势,丰富农户、农业合作社、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者的融资来源,降低融资成本。保险资金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