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今社会,为满足公司发展要求,公司高管变动已经成为常见的事。近期,光大永明人寿换帅,前三季度保费规模下降28%,盈利难题待解,引起业界的关注。

  光大永明人寿刘珺接棒解植春
  10月29日,保监会发布光大永明人寿关于刘珺等人任职资格的批复,公司原董事刘珺接替解植春,担任光大永明人寿董事长一职。
  与刘珺同时获得任命的还有三位董事,分别是光大永明人寿总经理张玉宽、光大(集团)总公司财务总监姜波、光大银行副行长李杰,至此,光大永明人寿董事会成员达到12名。
  据了解,新任命的三位董事,张玉宽为现任光大永明人寿总经理,姜波为现任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财务总监、光大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权董事、申银万国董事。李杰为现任中国光大银行副行长,曾任光大银行计划财务部总经理等职。
  “股改之后,光大永明人寿的控股权掌握在光大集团手中,在如何用人、如何管理上,光大集团有很大的影响力。”北京一家熟悉光大永明人寿的券商分析师表示。据了解,2010年9月28日,光大永明人寿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补充资本金、完成股权结构的变更,由一家中外合资险企,变身为中资险企。股权变更后的光大永明人寿,由光大集团持股50%,加拿大永明持股24.99%,同时新引进的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和鞍山钢铁集团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各持有12.505%的股份。“保险业是非常重要的业务板块,集团也非常重视公司的发展,在经营管理和业务开展上也给了光大永明很大的支持。”光大永明人寿销售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而早在2009年8月,光大集团就全面接手了光大永明人寿的日常经营和管理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在今年10月份,保监会刚刚批准高云龙出任光大永明人寿董事一职。资料显示,今年7月29日,55岁的高云龙刚刚接替61岁的罗哲夫,出任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而此前的5月份,作为光大集团副总经理,高云龙曾到光大永明人寿调研指导工作,并与公司领导班子进行了座谈。此轮人事变动后,光大永明人寿12位董事会成员中,来自于光大集团和光大银行的董事达到6位。
  今年5月9日,中投公司网站发布消息,中投公司经董事会审议通过,聘任解植春为中投公司副总经理。作为光大永明人寿的前任董事长,“老光大人”解植春出身于证券、银行体系,被称为是光大系内低调神秘的金融干将,2009年起担任光大永明人寿董事长,此番人事轮转,市场人士分析认为,解植春履新中投汇金,将有助于光大集团重组,光大金控的成立有望提速。而关于其继任者刘珺的人事调动始于7月份。自7月29日高云龙出任光大集团总经理后,时任光大银行副行长刘珺于7月30日提交辞呈,辞去副行长职务,并赴任光大集团,任执行董事、副总经理。从刘珺的任职经历来看,其具备丰富的金融从业经验,但大部分是在银行体系,曾任中国光大银行副处长、处长,资金部总经理、投行业务部总经理、金融市场中心总经理,中国光大银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副行长。曾有与刘珺共事的人士评价其“视野国际化,也是学者型,是光大(银行)最年轻的也是惟一一位从基层做起、土生土长的副行长。”2010年起刘珺担任光大永明人寿董事。

  尚是“金控”薄弱一环
  作为光大金控布局保险行业的重要“棋子”,唐双宁曾表示:光大永明人寿的业务模式、业务特点、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销售能力、市场化能力等等,对于光大金融控股集团的建设来讲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但光大永明人寿的发展状况无论是从市场份额还是从经营业绩上来讲,相较于光大集团旗下的其他业务板块都略显滞后。
  据了解,2010年股权变更之后,光大永明人寿确实迎来了快速扩张期,股改当年,光大永明人寿全年保费收入就达到了过去七年的总和,分公司、业务网点、营销人员规模都得到了大幅提升。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8月,光大永明人寿总资产约283亿元,已在全国设有20家省级分公司、59家中心支公司、35家营销服务部。但光大永明人寿的盈利情况却并不理想。资料显示,成立于2002年的光大永明人寿直到2012年也未能摆脱亏损状态,其中2012年亏损额达到4.3亿元。2013年,光大永明人寿扭亏为盈,但净利润仅为1090万元。
  相比之下,光大集团的证券与银行业务则已日臻成熟,且已经取得了一定的市场地位。
  WIND数据显示,光大证券9月份实现营业收入5.996亿元,环比大增313.13%;实现净利润1.95亿元,环比增长183.02%。光大银行三季报也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光大银行实现净利润233.63亿,同比增长7.66%,资产总额达到2.58万亿,较年初增长6.89%。
  结合近期光大系的一系列动作,光大永明人寿高层变动或与光大集团的“金控”之路有关。虽然,金控集团挂牌进程一路坎坷,但7月份以来,随着光大集团新领导班子的更新、入主甘肃信托获得金融行业全牌照之后,光大集团正式挂牌成立“金控集团”再度被提上议事日程。据了解,在光大集团取得光大永明人寿控股权时,董事长唐双宁就曾表示,“光大集团要建设成为金融控股集团,实现金融业综合经营。保险业与银行业和证券业将一起成为光大集团重点发展的三大支柱业务。从金控集团的角度来看,光大永明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保险公司,而是整个光大金控集团旗下金融链条的重要一环。”根据光大永明人寿官网披露的信息,今年3月7日,光大永明人寿承办光大集团2014年第一季度集团战略及联动牵头部门联席会议,包括光大银行、光大证券、光大永明人寿、光大金控、光大控股、光大投资管理等单位均参加了此会议。光大集团战略规划部总经理吴富林表示:“各企业对光大金控集团建设充满期待,未来集团也将继续推动联动并加强战略管理。”
  而新一轮的人事变动之后,光大永明人寿将与集团之间怎样展开联动,上述光大永明人寿销售部门人士并未作出详细说明。

  光大银行“元老”执掌保险 盈利模式难题待解
  “虽然光大永明人寿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银行系险企,但是从它的股东背景和业务结构上来看,一定程度上也算是银行系的险企。”上述券商分析师表示。此前,唐双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光大集团将会集中光大银行和光大证券的网点、客户、信息、投资等优势资源,支持光大永明的发展。公司具有良好的业务开展渠道依托和客户资源,主要包括光大银行和光大证券已经建立起来的销售服务体系和销售队伍。现年42岁的刘珺算得上光大银行的一名元老,自1993年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即加入成立不久的光大银行,从一名国际业务部外汇交易员做起,历任总经理助理、副行长等职。随着多位曾经深耕银行业的人士加盟光大永明人寿董事会,光大银行与光大永明人寿之间会产生哪些化学反应值得关注。
  实际上,双方的合作由来已久。资料显示,2007年8月份光大永明人寿和光大银行签署了协议,协议规定光大银行所有网点均向光大永明开放,并达成了团险合作协议。根据一份同业交流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光大永明人寿个险新单保费为6309.69万元,经代新单保费为1171.87万元,而银邮渠道实现保费收入95.71亿元,网销渠道为5.01亿元。光大永明人寿对银邮渠道的依赖性可见一斑。此外,据了解,除了代销保险产品、承接光大银行团险业务之外,购买光大银行理财产品亦成为双方合作的领域,光大永明人寿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公司于2014年5月认购中国光大银行阳光理财“T计划”机构定制产品EB4116,投资规模1亿元。“银行系险企虽然可以借助股东的渠道优势开展业务,但这种合作比较粗放,真正的深度合作需要双方能够互相弥补在业务的空白,达到双赢,这需要既懂保险业又懂银行业的复合型人才。”上述券商分析师表示。此前,曾有媒体指出,“光大永明人寿销售过分依赖银保渠道,业务价值与利润率底,保险保障功能有限。”
  而上述光大永明人寿销售部门人士则表示:“这种说法是不切实际的,公司近年来一直注重调整经营策略,优化产品结构,注重内涵价值的提升。公司年初的一款开门红产品,便将养老保障计划纳入其中,提供的保障包括各种常见重疾以及身故风险。”据了解,2013年,光大永明人寿针对银保渠道提出了以“价值”为核心的发展路径,努力实现从简单的规模业务扩张向质量效益型转变,从过度依赖投资收益产品向实现承保高内含价值产品转变。
  今年以来,光大永明人寿的保费规模跌幅明显。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光大永明人寿原保费收入跌幅达28%,跌幅仅次于昆仑健康、中法人寿、新光海航及信泰人寿;截至上半年,光大永明人寿保费收入11.6亿元,同比降幅达约38%。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前6个月光大永明人寿的投连险独立账户仅为9117万元,前9个月则一跃升至76.4亿元。单单7月,光大永明投连险就新增21.65亿元,在所有险企中排名第一,占中资险企中的84.6%。市场人士分析认为,随着投连险激增,对光大永明人寿的资本消耗也会大幅增加,未来资本金将承受压力。今年9月初,保监会批复光大永明人寿注册资本金从42亿增加至54亿元,光大永明人寿表示,“这既体现了公司业务的快速成长也体现出股东方对光大永明人寿未来发展的支持和信心。”
  盈利模式问题、渠道的开辟与创新、业务结构的调整以及同业竞争等都将成为新任董事长刘珺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慧择提示:综上可知,公司原董事刘珺接替解植春,成为光大永明人寿董事长。但是,光大永明人寿的发展状况略显滞后,2014年的盈利情况也不理想,盈利模式难题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