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已22年的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保险”),其百亿保费目标的实现正面临考验。

  来自保监部门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永安保险有15家省级分公司出现保费负增长。业务负增长不仅在一些欠发达地区,在深圳、山东等保费大省,同样也出现保费下降。

  近日,在其上半年工作会议上,永安保险董事长陶光强、临时负责人刘雄分别对业务负增长的分公司进行了提醒谈话,要求各分公司在保证合规的前提下,加快发展、守住底线、算账经营,为公司早日突破百亿元大关多做贡献。

  在经历了前总裁蒋明与董事长陶光强互怼之后,近期永安保险聘任刘雄为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对于刘雄而言,如何扭转其多家分公司保费负增长,是其重要挑战。

永安保险15家省级分公司保费负增长 百亿目标仍待考

  负增长与百亿目标

  近期,永安保险召开上半年会议,不过永安保险的上半年工作会议与其他保险公司的上半年工作会议不同,其采取的是总公司与各分公司“一对一”半年工作总结点评会议。其会议提出“会议明确了各分公司下半年的业务发展目标……为公司早日突破百亿元大关多做贡献”。

  来自银保监会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永安保险仅实现保费收入39.9亿元(2017年前5个月的保费35.9亿元),同期仅增长了11.14%。而从永安保险省级分公司层面来看,除四川分公司外,大多数省级分公司表现并不理想。

  今年前5月,永安保险有15家省级分公司出现保费负增长。如江西分公司前5月仅实现保费0.06亿元,同比下降77.9%,甘肃分公司保费负增长22.3%,青岛分公司保费同比下降35.4%。

  保费负增长不仅出现在一些欠发达城市,在广东、深圳、山东等保费大省,同样也出现保费下降。如深圳分公司前5月同比下降43%,广东分公司同比下降9.88%。

  而这些分公司并非新成立的机构,如永安保险广东分公司成立于2003年,其深圳分公司成立于2005年,在深圳罗湖、福田、南山、龙岗、松岗等区域设立了分支机构。来自深圳保监局数据显示,早在2006年1~5月,其深圳分公司就实现保费0.14亿元,而12年后的2018年前5月,其深圳分公司仅实现保费0.09亿元。来自山东保监局数据显示,早在2010年永安保险山东分公司前5月就实现保费3.65亿元,而今年前5月山东分公司仅实现保费2.7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其四川分公司保费增长4亿元。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其业务增长主要是由于今年2月原保监会叫停了四川市场上人保、平安、太平3家大公司的3个月商业车险业务,当地市场部分车险业务转到永安。

  “这种增长是出于偶然因素,并不可持续,只是三个月那一小段时间,监管不允许3家老牌险企承保商业车险的期间。”某财险公司总经理助理认为。

  而来自四川保监局的数据显示,确实这种增长非常短暂。随着6月份这些老牌险企恢复商车业务,永安保险四川分公司的高增长就戛然而止。永安保险四川分公司在6月单月仅实现保费7766万元,与去年6月单月保费7294万元相比,同比仅增长6.4%。

  对于永安保险15家省级分公司出现保费负增长,曾任某财险公司总裁的资深人士认为,“如果只是一两个分公司负增长那是分支机构的问题,但是大面积的分公司保费负增长,说明这个公司的政策、制度都有问题。”

  内控管理:两现“萝卜章”

  永安保险于1996年开业,至今已成立22年。

  “成立这么多年了,现在才冲刺百亿元保费目标,已经说明问题了。阳光财险比它成立晚9年都是三四百亿元(2017年阳光财险实现保费334亿元),还有国寿财、大地保险人家全年保费也都是三四百亿元。它的公司整体治理结构不完善,本身有问题,才会自身成长性慢了很多。”前述曾任保险公司总裁的人士说。

  除此前广为人知的蒋明与陶光强矛盾公开、该公司的财务部总经理刘震逸人为调账(详见本报5月21日报道《集中纠偏往期财务差错 永安保险流动性风险隐现》)、意外险共保掺假等问题之外,亦两次出现伪造公章事件(即“萝卜章”问题)。

  今年6月,永安保险发布《关于陈孝红伪造我公司印章事件的严正声明》称,盖有“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险合同章专用章(106)”印章的文件,均为伪造。而裁判文书网一则判决书显示,此前永安保险自贡中心支公司总经理郭某某以公司名义私刻公章伪造借款合同,借款41.2万元,最终获刑18个月。

  “一个公司几次出现印章问题,说明这个公司内控混乱,印章都是集中在总公司,现在一些新公司对印章都管理很严格。印章基本是用在合同上,即使是外人私刻印章,也应该有公司内部的人与之配合才会发生作用。”某公司副总经理、董秘表示。

  乱用印章的现象还出现在该公司理赔人员身上。去年8月,永安保险在整治车辆保险乱象理赔工作通报会上,重点通报了理赔人员内外勾结骗保、摆假现场、伪造收据、出具虚假发票、理赔人员收受贿赂、违规使用理赔印章等乱象。

  陕国资加强控制

  去年12月以来,陕西国资加强了对永安保险的控制。

  近日,陕国投A发布公告称,为持续加强金融股权投资布局,提升股权投资收益,公司决定受让海航凯撒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2260万股永安保险股份,陕国投A持有永安保险的股份增至1.67亿股,持股比例上升至5.56%,为永安保险的第五大股东。除了陕国投增持外,还有一家陕西国资收购了平安银行所持永安保险的2.52%股权。

  陕西国资重掌永安保险的同时,其总裁人选也基本浮出水面。记者获悉,原来永安保险的临时负责人刘雄将出任永安保险出任永安保险主持工作的副总裁。

  6月13日在其第五届董事会2018年第八次临时会议,刘雄被提名为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据了解,刘雄先后担任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宁波市分公司办公室副主任、中国再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财险处处长、大地保险总经理助理,此后随蒋明一起加盟永安保险,出任永安保险副总裁。在蒋明和陶光强之间矛盾爆发之后,蒋明被罢免。

  虽然主持工作的副总裁职位不是总裁,不过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总裁职务,对于刘雄而言,接下来如何扭转永安保险的局面是其面临的一件大事。早在永安保险2018年度工作会、党建及纪检监察工作会议暨第二届第二次职代会上,时任永安保险临时负责人刘雄提出的2018年十项主要工作任务就有一条:“激活休眠部门和机构,大力引进各类专业团队”。

  对于永安保险实现百亿元保费目标的措施以及如何激活休眠机构、加强内控管理等,记者致函永安保险,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近期,永安保险召开上半年会议,不过永安保险的上半年工作会议与其他保险公司的上半年工作会议不同,其采取的是总公司与各分公司“一对一”半年工作总结点评会议。其会议提出“会议明确了各分公司下半年的业务发展目标……为公司早日突破百亿元大关多做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