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受瞩目的保险业2018开门红数据终于“出炉”。近日,保监会公布今年一月行业保费数据,整体来看下滑趋势明显。具体而言,保险行业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6851.92亿元,同比下降19.89%,其中,产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1251.50亿元,同比增长20.79%;寿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5600.41亿元,同比下降25.50%,这也是寿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时隔五年“再现”保费负增长。

  “由于监管导向发生很大的变化,关于‘开门红’保险销售的风险提示,对‘开门红’的审慎态度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保费收入规模。此外,大多数寿险公司都处于转型期,保费增速有限或是下滑是可以预期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

东吴人寿君康人寿万能险同比暴涨超170倍

  “开门红”转绿,专家:银保渠道下滑,个险业绩平平

  从公司层面来看,今年1月,共计有33家人身险公司出现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下滑的情况,其中,14家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腰斩”,部分险企更是降幅“惊人”。

  具体来看,和谐健康原保险保费收入大幅下挫,去年一月原保险保费收入179.5亿元,而今年同期仅为0.2亿元,同比“缩水”99.89%;其次,安邦人寿、华汇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下降幅度也分别达到98.24%、97.12%,三家险企原保险保费降幅甚是明显。

  此外,众合人寿、人保健康、幸福人寿、中邮人寿、东吴人寿、珠江人寿、吉祥人寿、工银安盛、交银康联、北大方正人寿、中银三星等11家险企原保险保费降幅也均超过50%。

  为何险企原保险保费收入出现“大面积”、“大幅度”下滑趋势,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郝演苏对蓝鲸财经表示,由于监管要求产品转型,“今年一月保费下滑是正常现象”。同时,监管机构整合及市场仍处于调整阶段,郝演苏认为,“全年寿险保费增速可能放缓,甚至负增长”。

  “毫无疑问寿险行业已经进入了转型深水区”,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在银行加息以及“134号”文等影响下,2018年的寿险行业“疲态尽显”,整个寿险行业原保险保费出现下滑局面。

  回到险企的展业渠道上来看,朱俊生对蓝鲸财经表示,开门红业务主要是银保渠道和个险渠道,其中大型险企主要依赖个险渠道,而大多数中小型险企则对银保的依赖程度较高。从银保渠道来看,按照监管部门要求,转型期交产品所面临很大的挑战,且市场利率上行造成银行理财产品吸引力增加,竞争加剧,导致银保下滑比较多,“一些高度依赖银保渠道的中小公司现金流压力比较大。”

  而在个险渠道方面,朱俊生则表示个险渠道大都主推年金保险,而年金保险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收益率也相对有限,产品的竞争力有待提高,再加上人力增长有限、且人均产能尚有待提高,造成个险的业绩也平平。

  “值得关注的是如何提升个险渠道产品的保险保障程度”,朱俊生称,彰显实现的长期风险管理和保障功能,提高代理人人均产能与销售效率、规范销售行为,保护消费者利益。在银保渠道,朱俊生则认为需要聚焦在如何实现银行和保险公司的深度融合,促进银保模式的升级以及向期交、保障性业务转型,增加新单业务价值。

  原保险“疲软” 万能险加码? 东吴君康万能险同比暴涨超170倍

  除了原保险保费业务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之外,蓝鲸财经也注意到部分险企万能险业务有“东山再起”之势。数据显示,1月,人身险公司万能险和投连险业务保费收入共计1943.23亿元,同比增长94.94%,其中万能险业务保费收入1856.32亿元,同比上涨91.06%,投连险业务保费收入86.92亿元,同比上涨244.11%。

  从万能险业务来看,2016年底,保监会曾对万能险业务量较大,特别是中短期存续业务占比较高的东吴人寿、君康人寿、珠江人寿等9家公司开展万能险专项检查,并对问题公司下发监管函,进行一系列处罚。“重拳”打击之下,治理颇有成效,从2017年全年数据来看,全行业万能险保费收入同比下降50.32%。

  但在今年一月,万能险保费收入却同比大涨91.06%,共有26家险企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而此前曾因万能险业务遭监管层“点名”的东吴人寿、君康人寿,万能险业务更以同比百倍增长的速度进行扩张。

  具体来看,东吴人寿原保险保费同比下滑61.16%,但万能险业务保费收入却从去年1月的385.41万元暴涨至今年1月份的8.44亿元,同比上升了21802.5%;君康人寿原保险保费下降幅度相对较小,同比下滑15.02%,而万能险保费却同比暴涨17238.33%。值得一提的是,蓝鲸财经发现,2017年全年数据显示,东吴人寿万能险业务保费收入同比下降46.33%,君康人寿更是同比下挫84.65%,原保险业务保费收入持续“萎缩”。

  此外,安邦人寿、和谐健康、昆仑健康、国华人寿、上海人寿、中银三星六家险企万能险保费涨幅也较为明显,其中安邦人寿涨幅达6211.07%;和谐健康、昆仑健康则分别上涨1449.69%、1124.53%,上海人寿、国华人寿、中银三星三家险企万能险同比涨幅也均超过700%。除昆仑健康和国华人寿外,其余6家险企在万能险业务增速较快的同时,原保险业务保费收入均呈现下滑趋势。此外,蓝鲸财经还发现,上述险企不仅万能险同比增速较大,从单月环比数据来看,涨幅也是“不可小觑”。值得关注的是,君康人寿今年1月万能险保费环比上涨21698.96%,不论同比数据还是环比数据,均呈百倍扩张,而国华人寿万能险环比上涨也超162倍,安邦人寿则紧随其后,环比上涨1078.05%。东吴人寿、和谐健康、昆仑健康、上海人寿、中银三星也是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上涨。

  为何重新“加码”万能险业务?对此,朱俊生指出,“这可能和监管部门关注行业,监管处于转型期带来的衍生风险有关”。他表示,此前由于监管政策导向发生较大变化,“一些公司隐形的现金流风险被显性化”,中短存续期产品面临退保和满期给付双重压力,此外,叠加业务收入急速收缩,这使得之前依赖新单现金流入补足给付缺口的模式难以持续,造成一些公司面临较为严重的现金流风险压力。

  “这种转急弯给险企留下的调整时间和空间非常有限”,朱俊生表示,在此情况下,便衍生了新风险。朱俊生建议,“要避免急刹车,给公司留下转大弯的空间,是更为务实的做法。”同时,他也强调,在此过程中,险企要注意资产负债的匹配,避免高负债成本有可能造成利差损以及倒逼资产端,做出激进投资行为。

  郝演苏则认为,“万能险不是洪水猛兽”,若个别小公司如果满足偿付能力要求,通过万能险壮大资产大也无可厚非。

  安邦系两险企万能险占比高达99%,专家称安邦现金流压力不小

  值得关注的是,不论是原保险保费的同比下滑还是万能险业务的大幅上升,安邦人寿、和谐健康都“赫然在列”。

  从安邦人寿、和谐健康的具体表现来看,今年1月,安邦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15.03亿元,去年同期数据为852.58亿元,同比下挫98.24%;万能险业务保费收入584.22亿元,而去年这一数据为9.26亿元,同比上涨6211.07%,万能险业务保费收入大幅上涨,占规模保费总比高达97.49%。

  和谐健康的表现也并不乐观,原保险保费收入仅为0.2亿元,而去年同期原保险保费收入为179.5亿元,同比缩减99.89%;万能险业务则是同比上扬1449.69%,占规模保费总比的99.45%。可以看出,不论是安邦人寿还是和谐健康,原保险业务保费收入均大幅“缩水”,万能险业务保费收入几乎占据规模保费绝大部分空间。

  回顾来看,与安邦人寿在2017年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上涨66.01%不同的是,早在2017年,和谐人寿原保险保费业务就已显“疲软”。具体来看,去年和谐健康原保险保费共计收入360.86亿元,同比下滑66.28%。

  “安邦人寿及和谐健康因安邦集团原因,业务下滑在意料之中”, 郝演苏对蓝鲸财经分析称。朱俊生也指出,由于结构调整与转型,“安邦现金流压力不小”,且通过原保费收入增加带来现金流在短期内难以做到,“通过万能险业务短期内迅速带来现金流,缓解转型压力,为转型提供更大的空间,是比较务实的选择。”

  “开门红”严监管政策、银保渠道的迅速下跌、个险渠道的续接不力,或是导致1月保费出现大幅缩水的主要因素。但专家并未对此表示担忧,郝演苏认为,当前保险业风险保障指标持续向好,寿险公司产品的保障属性增强,将为长远发展奠定基础。宋清辉则预计监管效应还会进一步继续,并推动行业走上健康发展轨道。